神马影视dy888午夜·最新登录app下载
德苑时光

老房子


文章作者:生命科学学院 姚欣宇 发布时间:2021-12-03

我静坐在书桌前,脑海中不禁浮现了这么一句话:“每个人或许都有一间温暖可亲的老房子在等着他们回家。”我的思绪也随之飘远。

记忆中的老房子总是绿油油的,墙头上爬满了何首乌藤,旁边还有几株玉兰花相衬,院子里,架起了葡萄藤,那藤似乎不满足于一方架子,弯曲、伸展到黑瓦、红瓦、灰瓦铺就的房顶上,为自己安家后,才肯结出一串串紫色翡翠般的葡萄。最忠实的便是那棵槐树了,像一个哨兵,日夜守护着老房子。

一股浓香将我的思绪牵回到槐花豆腐上。老家院子里那棵槐树是爷爷很小的时候从别人家移栽过来的,现在已经枝繁叶茂,长成参天大树了。每年的四、五月份,槐花都如期绽放,一片片小小的、云似的干净轻飘,珍珠般的肆意闪耀,一股干净而淡雅的芳香不期而至,沁人心脾。每每这时候,我都会搬一张小板凳坐在树下,间或有几朵经不住风的诱惑飘落到我的身上。等到满树的槐花盛开,我就和奶奶去房顶摘槐花,有时奶奶在上面晃动树枝,我就在下面拿着小篮接着。奶奶要用这新茬的槐花做豆腐,所以她的要求是极高的,掉在地上的,不管沾没沾上泥土,都是要丢掉的。一天下来我们能收获两三篮,然后奶奶会从井里打出两桶清冽的水,把它们的灰尘洗净。奶奶轧槐花时会再添加一些豆丝,做出来的豆腐就更有一番风味。奶奶把刚出锅的豆腐盛入几个大碗里,一边盛一边说: “这碗是给你大奶奶的,这碗给你二爷爷送去……”最后,一大锅豆腐分完了,她只留下一碗。豆腐送出去的越多,留得就越少,我觉得更是珍贵,奶奶教会我给予,让我懂得了“赠人玫瑰,手有余香”。

老房子的外墙是由一块块黑砖砌成的,简约中透着几分古朴,院子里铺的是红砖,与绿树相衬,热烈而和谐。用砖铺地唯一的坏处便是下雨后容易长青苔,又湿又滑,或许青苔也喜欢老房子的绿树红瓦,想在这儿安家,可是却不能让它如意。爷爷怕奶奶因这可恶的家伙滑倒,下完雨后,第一件事便是拿着铁锨把院子刮扫一遍,青苔还没等到安家,便被“斩草除根”了。

老房子里充满欢笑与幸福。记得有一次,奶奶不在家,爷爷自己煮了花生吃,奶奶回来后盯着锅里的花生问爷爷:“你这是煮的哪里的花生?”爷爷吃得正香,说道:“东房门后面那个袋子里的。”话音刚落,奶奶变了脸色,咬着牙说:“你吃的是我挑好的花生种子!”我在一旁偷偷地笑,爷爷也像个做了错事的孩子嘿嘿地笑,奶奶只好又把袋子扎紧。第二天,奶奶就到集市上买来了猪皮,混合着花生一起煮了给爷爷吃。

老房子也有丰收的记忆,爷爷奶奶与农田、庄稼、老房子紧紧地联系在一起。春天忙着播种,夏天施肥浇水管理,到了秋天庄稼就“子孙满堂”了,把成熟的庄稼收回家,成挂的玉米挂在树枝上、木头上、房檐上,它们给老房子增添了一抹闪亮的金黄。秋收并不意味着一轮耕作的结束,还要准备小麦的播种。麦子播种以后,还要浇水施肥松土,直至发芽生长,被大雪覆盖,一轮的劳作才算真正结束。老房子穿上了“厚衣服”,爷爷奶奶也备好粮油蔬菜,准备过冬了。

每当想起老房子,我的心中便充溢着一种温情。我的一切都是从这里开始的,我与它气息相投,不需要任何言语解释。老房子,绝不只是我生命的巢,更是我灵魂的巢。一个哈欠,纷飞的回忆便戛然而止,我的思绪又回到了书桌前。那些关于老房子的一切记忆,都成了宝藏,深深埋藏在我的心里。

点击排行
推荐阅读
相关信息
读取内容中,请等待...